恐怖片向来是不少观众的最爱,虽然往往吓到惊声尖叫、有时还会噩梦连连,但还是阻挡不住威逼全身压力的诱惑及释放,会让人意外的舒畅。

《亚洲怪谈》

在各国恐怖片中,一般认为欧美以残忍血腥见长,亚洲则是气氛营造更胜一筹,各有各的支持者。即将在10月7日首播最新自制影集《亚洲怪谈》,召集日、韩、星马、泰国等地的电影工作者各拍一部恐怖短片,观众刚好可以比较哪一国搞鬼功力最高。

像是韩国篇中,导演李尚宇透过蔡研、郑允锡扮演的母子,探讨母亲的爱可以强烈到什么地步,足以令人惊骇胆寒。韩国盛传人若还未结婚就去世,会化为 童子鬼 ,就算已是幽魂都还会想要找个伴侣,变成精神状况不稳定,容易对活人不利。

《亚洲怪谈》泰国篇

泰国的恐怖片在亚洲各地大受欢迎,彭力云旦拿域安以为,泰式恐怖的独门秘方就在永远不忘幽默调味,常常在惊悚之馀穿插搞笑段落,让观众的精神时而紧张时而鬆弛,比从头吓人到尾更能令观众投入,且感觉类似的可怕事件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才会愈想心裡愈发毛。

《亚洲怪谈》新加坡篇

新加坡篇则由当地著名的导演邱金海掌舵,邱金海的作品一直不乏在当地引发争议的元素,伤残、虐儿、恋尸、娼妓、乱伦欲望等内容都曾触及,让人对新加坡篇颇具期待。

日式的恐怖不见得像韩国一样爱洒血浆,或是像泰国那般诡异莫名,却让人打从脚底感受到凉意。

北村一辉主演《亚洲怪谈》的日本篇

马来西亚篇的导演何宇恒则是让昔日邵氏武后惠英红的演艺事业重振雄风贵人之一,《亚洲怪谈》的马来西亚篇以养小鬼许愿藉此达成目标为主题,这小鬼有大大的头型、血红色的眼睛和整排尖锐牙齿,许多人都想利用他实现心中的愿望,却不知道反噬的力量将有多可怕,同样是脱胎自民间传说的惊悚故事。